“海外华人债台高筑”的噩梦持续了三年,损失了近20亿名真正的检察官,给浙江商业财产保险公司的新高管带来了很大压力

2016年至2018年,浙商财产保险继续遭受损失。保险的主要类型是汽车保险、责任保险、企业财产保险和事故保险。三年后,《投资时报》的研究员岳翎说,“海外华人对债务的兴趣”就像一场无法驱除的噩梦。它还不时骚扰浙商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财产保险)。

无论演出遭遇滑铁卢还是必然会引发人员骚乱,这只是午夜醒来后的压力反应。

根据浙江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近日发布的新闻稿,2019年5月6日上午,浙江交通集团检查组召开动员大会,检查浙江保险党委的工作。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方涛以浙江保险公司党委书记的身份发了言。

在此之前,方舟子长期在铁路系统工作,并担任金文铁路党委书记和董事长。

作为一个“局外人”,跨越界限空本身就有许多含义。

更矛盾的是,在浙江商业财产保险目前所在的官方网站上,浙江商业财产保险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仍然被标为高炳学。

对此,媒体报道称,方涛已被确认为浙江商业财产保险公司党委书记,但他是否会成为董事长尚未得到证实。

浙江商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设在浙江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注册资本30亿元,由浙江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杨格集团有限公司、郑泰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共同组建,于2009年6月23日获准开业,专业从事财产保险业务。

在强大股东的支持下,浙商财产保险的早期发展与同行相比相对平稳,并一直处于稳定的“低利润”状态。

然而,在2016年,这一切戛然而止。

由于打雷,浙商的财产保险业绩大幅下滑。

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当年亏损6.49亿元,较2015年的5200万元利润下降134.81%。

从2017年到2018年,下降并没有停止,净利润分别为-9.03亿元和-3.76亿元,这也意味着公司仅在三年内就累计亏损19.28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报告期内浙商净亏损342.4万元。

浙商财产保险的偿付能力也接近监管红线。

2016年,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96.15%和157.06%,较2015年底分别下降125.59%和146.75%。

2017年,由于第二季度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于9月20日收到原中国保监会的监管函,要求其尽快注资完成扩股。

经过多次波折,2017年10月30日,增资15亿元,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30亿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从2017年第二季度的90.79%飙升至第三季度的328.34%。偿付能力警告终于解除了。

截至2017年底,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99.77%和263.42%,符合监管要求。

然而,从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浙江商业财产保险仍然面临着如何确保资本流动性的问题。

去年底,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降至116.88%和171.2%。

该公司解释说,净利润损失和资本占用的增加导致偿付能力下降。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9.98%和186.26%,高于上一季度。

新领导层能突破吗?现在,随着新领导班子的出现,浙商财险能脱颖而出吗?公开信息显示,浙商财险新任党委书记方涛是浙江金文铁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金文铁路)董事长。浙江金文铁路是隶属于浙江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交通投资)的大型国有企业,浙江交通投资100%由浙江省SASAC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7月,浙江交通投资就已免费转让给浙江SASAC持有100%股权的浙江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成为浙江商业财产保险的实际控制人。

这时,浙江交通投资公司空的住房保险下跌“无疑带来了许多联想。

目前,浙江商业财产保险公司总经理一职仍然空缺空。

从2016年第二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可以看出,中国人寿的孙大庆被任命为公司副总经理。在2017年第三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中,孙大庆被提名为总经理兼党委副书记。

然而,这一资格尚未获得批准,但孙大庆已从高管名单中消失。

据此,一些媒体报道称,公司总经理将欢迎新的候选人。

另据报道,如果方涛在浙江商业财产保险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后成为公司新任董事长,将对公司的业务转型产生重大影响。

从浙江财产保险业务的发展来看,在2018年的五大保险类型中,汽车保险仍然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该公司的车险业务保费收入为35.24亿元,在已赚保费中的占比为82.16%。公司汽车保险费收入35.24亿元,占保费收入的82.16%。

然而,责任保险、企业财产保险、事故保险和工程保险的保费收入分别为5亿元、1.6亿元、7900万元和4100万元,所占比例很小。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五大类保险都处于承保亏损状态,即-3.68亿元,-4,400万元,-2,600万元,-3,800万元,此外还有748万元的工程保险利润。

事实上,这四种保险自2016年以来一直遭受承保损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