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博的第二个科学创新委员会:2016年采购,为什么两年后销售爆发?

7月16日,首都新闻,江苏豪博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豪博(以下简称“豪博”)回复了科学委员会第二轮质询。

4月19日,浩博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了其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的招股说明书。

7月5日,浩博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江苏浩博生物医药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份申请文件第二轮审批及其在科技创新板上市的请示函》。

上海证券交易所向浩博提出了21个问题,涉及浩博的实际控制人、金玉医药、产品、销售、员工成本等。

首都国家了解到豪博从事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6年至2018年,豪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603亿元、1.436197亿元和2.014462亿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1.11%和37.68%。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35.5万元、2135.3万元和4015.4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92.59%和88.04%。

1.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注意到,豪博修改了招股说明书中的一些数据和表述,包括:(1)豪博的工具交付模式包括销售、租赁和直接交付三种模式。招股说明书披露了以三种方式交付的1259种工具,包括177种4G工具、144种3G工具和938种2G工具。

经审核,由于统计遗漏和核实,截至2018年12月31日,豪博销售、租赁、直接投资三种业务模式下投入运营的仪器有1239台,其中4G仪器168台,3G仪器141台,2G仪器930台。

(2)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中采购入库的诊断仪器数量分别为334台、252台和290台,首次回复后分别修订为218台、208台和254台。

请详细解释上述差异的原因和变化的基础。

浩博的回复:(1)在对之前反馈的回复中,经过审核,发现第一次申报时统计的销售票据数量有遗漏,浩博与浩博全资子公司浩博浩博之间的相关票据销售没有消除,导致母子浩博的票据总账中统计的买卖票据总数超过合并口径的实际情况。与此同时,由于售出的票据未计入豪博的固定资产,在定期盘点中未发现重复统计。

经核对仪器台账和购销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浩博销售、租赁、直接投资三种业务模式下,共投入使用仪器1239台,其中4G仪器168台,3G仪器141台,2G仪器930台,数据口径差异较小。

(2)两个仪器购买量数据存在差异的原因如下:1)不排除母子豪博购买仪器的关联交易的原因。浩博首次披露招股说明书,并根据母子浩博的总数据披露了“母子浩博在报告期内购买诊断仪器的数量”,该数据相对较小。

在第一轮回复验证中,在检查了仪器分类账和采购数据后,消除了多笔关联交易的影响。2)招股说明书首次纳入统计工具的购买量包括辅助工具(非独立诊断工具,不纳入工具台账管理)。为了保持答复各部分口径的一致性,对主要诊断仪器口径进行了统一修订,这占了差异的很大一部分。

2.关于金玉药业的业务。

上海证券交易所指出,根据首轮调查,豪博对金玉药业的销售在2018年出现爆炸性增长,报告期内各期收入分别为33,500元、2,115,900元和19,086元。

其销售毛利率与其他直销客户和豪博的整体毛利率有很大不同。

请发卡行结合豪博过敏和免费产品的营销时间和销售情况,分析解释豪博和金宇医疗2016年开始采购,2018年爆发的原因。

浩博回复:浩博过敏2G产品将于2011年上市,过敏3G产品将于2016年上市,免检2G产品将于2013年上市,免检4G产品将于2016年上市。

浩博2G产品较早上市,但代表浩博市场竞争力和未来发展前景的3G和4G产品直到2016年才正式上市。

与2017年相比,2018年金玉医疗采购爆发的原因是,经过几轮产品对比测试,2017年6月,金玉医疗(总部)认可豪博为战略供应商,豪博与金玉医疗总部签订了《广州金玉医疗检验集团有限公司豪博试剂/耗材/设备框架合同》,豪博正式进入金玉医疗供应商名单,豪博的几项产品相继进入金玉采购名单。

进入供应商名单后,豪博与金玉药业全国各地的业务实体逐一进行了产品连接和验证。直到2017年8月,浩博和金玉医药的规模化销售才正式启动。直到2017年11月,浩博进入的金玉药业经营实体数量才达到较高水平,2017年浩博到金玉药业的规模销售时间相对较短。

2018年,浩博进入金玉药业的企业数量达到稳定的高水平。金玉药业是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检测机构,也是中国第三方检测机构的领导者。中国各省的许多商业实体的收入规模高达数亿元人民币。对豪博来说,与金隅总部及其所在省份的业务实体建立合作关系相当于同时在该国发展了大量大客户。因此,2018年的表现比2017年快。

浩博2018年对金玉医疗的收入快速增长,是双方长期业务合作的正常业务结果。交易合理,与股权投资无实质性关系。

金玉药业是中国第三方检测机构的领导者,同时服务于20,000多家医院。

金域药物对于过敏和自身免疫有很大的购买量。2018年,金域医药购买过敏原试剂2854.64万元,自身免疫试剂5823.2万元。2018年之前,金域医药主要从Phadia和Omen购买过敏和自身免疫试剂(以Omen为例,2016年金域医药购买了3000多万元的自身免疫试剂)。豪博产品的价格优势明显优于Phadia和Omen,产品检测结果能够满足金玉医学检测的要求。2018年,金玉医疗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加大了从豪博的采购力度。2018年,金玉医疗仅从豪博采购了1908.6万元,低于上年从同类产品竞争对手处采购的金额。

金玉药业在2018年增加对好博的收购是合理的。同时,从客户发展的角度来看,金玉药业未来对好博的购买仍有较大的增加空。

3.豪博过敏产品的市场地位。

根据首轮问询回复,浩欧博产品在定性市场占有率为34.90%。根据首轮调查,豪博的产品占据了34.90%的定性市场。

在定量市场份额为19.81%。

在其竞争对手中,赛门铁克的子公司Phadia是全球过敏市场的绝对领导者,拥有600多种过敏原诊断产品。

在国外,过敏定量检测产品的市场份额超过90%。

:(1)世界上90%的过敏产品都是定量检测产品的情况,分析和说明豪博定性过敏产品在行业中是否已经落后或有待淘汰,并充分提醒风险。

浩博回答说:(1)虽然传统的定性检测方法仍然存在,但是现在经常使用定量检测技术。

与定量产品相比,定性产品在技术上相对落后,用定量产品替代定性产品的趋势已经在业界达成共识。

然而,在实际应用方面,在中国国情下,中短期内质量产品被完全替代的可能性仍然相对较低。

中国过敏诊断市场起步较晚,目前定性产品仍是主流产品。

虽然一些大型医院已经完成了用定量产品替代定性产品的工作,但中国目前正在实施一种适应中国国情的分级诊断和治疗体系,即根据疾病轻重缓急、治疗难易程度和治疗费用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负责不同的疾病。

在一些门诊人次较少的二级医院和二级以下的一级医院,由于检测样品浓度低,对检测设备的通道数量和检测速度要求不高,需要更多价格适中的产品。

定性检测产品成本低,操作简单,维护服务方便,能更好地满足低端目标市场、基层检验场所等医疗机构的需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被完全替代或淘汰。

此外,豪博通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实现了过敏3G定量产品的大规模生产,新一代过敏4G定量产品也完成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型式检验,并获得了型式检验报告,正准备开始临床工作。

因此,即使在极端情况下,由于技术相对落后,定性产品也完全被定量产品淘汰,这意味着除了豪博的定性产品之外,占据国内市场较大份额的德国Omon和德国Min Sieve的定性产品也可能被淘汰,豪博的定量产品将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图片来源:东方集成电路再版声明:这是首都国家的原稿。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将被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资本国提供的所有信息仅供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所有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