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交易员的市场运作模式暴露:“怜悯”日终买入投资者操纵6只股票而不失败

每一个记者杨戬和每一个编辑何建玲职业交易员都是a股市场上的一群神秘人物。然而,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最近的一次处罚揭开了他们神秘的面纱:知名专业交易员蔡如虹因操纵市场而受到严厉处罚。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蔡如虹通过中投永福企业二号、上海燕杰天津一号的受控私募投资基金和徐mouna等自然人账户(共14个证券账户),操纵了成堤股份和建生集团等6只股票。通过“买入头寸——盘中拉高、尾盘拉高、逆势交易等方式,股价瞬间上涨,并加强了上涨趋势——30分钟内卖出获利”,最终被共没收460万元。

据了解,蔡如虹是一位长期从事投资和交易的知名专业交易员,擅长把握市场拐点,擅长利用估值价差、事件套利等模型获取超额回报。

他是《中国股票市场交易机会的详细解释》一书的作者。他策划并成功运营了许多证券,擅长一级市场的整体运营和二级市场的短期套利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从《行政处罚决定》中宣布的蔡如虹操纵个股的盈利情况来看,没有一支股票失败。每只个股都有利润:最高37万元,最低1万元,累计利润121万元。

广东证监局表示,当事人蔡如虹控制了14个证券账户的使用,其中包括证券账户徐Mouna、中投永福企业第二私人投资基金和上海燕杰天津第一私人投资基金。当成地股、建生集团、坎德利、泰晶科技、永济股票、长白山等6只股票交易时,各方都提出了“买入或预持股日内拉高、尾盘拉高、反向交易等。“导致股价瞬间上涨,加强上涨趋势——30分钟内卖出获利”是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称操纵证券市场的典型特征。

据《国家商报》记者报道,目前市场上有一种流行的股票操作模式:避免股价大幅波动,下午2: 30结束集中买入也是一些股东的选股技巧。

这一操作的目的是避免长期持股的风险,获得短期利润。

短期专家为了在1或3天内卖出而买入,无论盈亏如何,他们必须在短期内关闭账户,并且不参与无聊的合并。

在当前的T+1交易系统下,短期客户不能在买入后风险发生的当天卖出。因此,短期客户会选择在市场收盘前15分钟买入。如果股票价格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下跌,他们可以在第二天感到有风险时随时卖出。

当然,在选择买入时间方面也有一些技巧,也就是说,股票在交易结束前的半个小时开始上涨,并且需要在成交量上拉高。

正是由于一些股东这种股票运作模式的这些特点,一些专业交易员抓住了漏洞,惨切“韭菜”。

记者注意到,从蔡如虹的操作方式来看,集中交易时间是下午2: 30以后

以其操纵健盛集团股票为例,2017年9月1日,蔡汝洪账户组在下午14:27:05至14:30:27,账户组以16.96元至17.30元委托申报270000股,申买金额463.7万元;买成交189400股,买成交金额324.97万元。以其对建生集团股份的操纵为例。2017年9月1日下午14: 27: 05至14: 30: 27,蔡如虹账户组委托27万股,购买金额463.7万元,价格16.96元至17.30元。共买卖股票189,400股,总金额324.9万元。

上涨后,市场交易价格为17.30元,比上一次上涨0.35元,同期股价上涨2.09%。

该账户组在成长前未卖出,成长期及随后半小时卖出518,400股,销售金额869.47万元,平均销售价格17.29元。

市场运作模式首次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显示,蔡如虹在听证会上提交了书面答辩状,其代理人提出了以下抗辩意见:一是当事人没有进行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不应将“诚地股份”等6只股票的运作定性为操纵股价;二是以衡越天成为处罚主体,不以当事人为处罚主体;第三,“中投2号”和“燕杰1号”账户不应纳入蔡如虹实际控制的账户,并应做出相应处罚。第四,张谋军和其他五个自然人账户不是由当事人操作的,而是由蔡谋辉操作的。第五,违法所得认定和计算存在问题,《通知》处罚范围过大。

经审查,广东证监局认为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不成立。

其中,根据衡越天成的工商登记资料,当事人持有衡越天成100%的股份,当事人多次承认该公司为一人公司。

双方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衡越天成有4名股东,其中只有30%持有股份,公司的相关决策由全体股东共同决定。

根据相关证据,当事人以衡越天成的名义开具发票,通过账户,取得“中投2号”管理费和履约佣金。当事人实际控制的相关账户未与衡越天成签订相关合同,也未发生实际业务。衡越天成不应被视为相关账户的实际控制人,即衡越天成不应被视为处罚主体,当事人仍应被视为处罚主体。

同时,“中投2号”账户是海南中投永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产品账户,该方担任产品投资经理,至今已被控制开立账户。

尽管双方与海南中投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但他们同意成为基金经理。

但是,根据相关人员的陈述和其他证据,当事人在公司没有基本工资,只依靠绩效分享。

“CIC 2”产品也是双方从外部筹集资金,独立管理产品,并负责决策和下订单的产品。

有关各方收取的管理费和特许权使用费均以衡越天成的名义开具发票,并通过财务咨询费进行传递。

综上所述,蔡如虹对中投2号账户的实际控制并无不当之处。

根据基金行业协会的数据,中投永福创业二号私募股权基金是由海南中投永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并备案的私募股权产品,除了中投永福创业二号,私募股权基金还备案了中投永福创业一号私募股权基金、中投永福泽龙宏辉证券投资私募股权基金、永福看涨一期私募股权基金。周德清,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第二,“燕杰一号”账户是上海燕杰投资有限公司发行的产品账户,当事人受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木桥的委托,协助管理。

双方在其声明中承认,“燕杰一号”处于其实际控制和管理之下,并负责投资决策和下单业务。

综上所述,相信蔡如虹对“燕杰一号”账户没有不当控制。

根据基金行业协会的数据,上海燕杰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是陈刚。目前,私募只在协会注册了上海燕杰天进一号私募基金的产品。

最后,客户的叔叔蔡牟辉介绍了“张牟军”等五个自然人账户。

双方承认,相关账户实际上是由他们管理的,蔡谋辉只是帮助介绍了这些账户。

根据上述账户的交易和指令以及相关人员的陈述,上述账户的决策由当事人负责,而“张moujun”等五个账户实际上由当事人控制并非不当。

对此,一些私人投资者指出,鉴于操纵股价等证券犯罪越来越隐秘,中国证监会对证券期货市场的强有力监管和严格监管也已正常化,无论是立案数量还是没收金额,都具有明显的威慑作用。

发表评论